萌腐小飞蛾

糖拌玻璃是道好菜。

【SD】碎片 Frangments VIII

[Sam第二人称]

你对Dean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
你是家人。你可以不是那个让他回家的人,可以不是在家里等着他的人,但你是让他有家可回的人。
他拥有的很少,所以他对什么都格外珍惜,对谁都大包大揽地挑起责任。然而你和其他人不一样。你更重。你是他生命不可割舍的一部分,是他即使在忘记自己时也念念不忘地执念与责任。他忍痛让一无所有的Castiel在外漂泊,也不愿拿你冒险。他不断地失去,只有你,一直在这里,作为他扎在人世间的锚,证明不是所有他在乎的人都在劫难逃。他生命的意义不在于猎魔,在于你。他爱你,他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连他的恶魔都未能真正伤害你。你对他而言太重了,你一个人就足以成为压垮他的稻草。
你一次次地转身远走,他从不曾放弃守候。只要你还在,无论如何,他都会选择活下去,奋战到底;只要你来了,无论如何,他都会选择陪伴你,义无反顾。

【Destiel】Fragments 碎片 VII

如果Castiel独自把灵魂送回炼狱。
[信件体]

Cass:
展信佳。
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你看到这封信的那天。会有的。
我很想你。你知道,我不太是说这种话的人。但是我确实很想你。Sam也是。你太傻了,你活了几千年,有着一副大人的皮囊,可你就是个孩子。你不该瞒着我们去找Crowley,不该自以为是地欺骗我们,不该在我们离你那么近的时候转身把我们推下悬崖。我还没有原谅你。Sam的墙,你那些“上帝”的行径,等等等等,我还没有原谅你!
该死的。你得回来。你回来我才能原谅你。你回来才能弥补你犯的错误!
你不是一无所有,好吗?你一直都不是一无所有。记着。
所以快回来吧。
我很难过好吗!在你做了这么多千不该万不该的事情之后我还是很难过!
回来啊傻子!

- Dean

……………………………………

— Hello, Dean.

— ...Just come here you dumbass.

_ End.

【Destiel】Fragments 碎片 VI

如果Castiel独自去把灵魂送回炼狱。
[信件体]

Dean:
展信佳。
在遇见你之前,我是天堂的战士,几千年来为上帝的荣光在天堂、人间和地狱奋战。我不曾动摇,不曾质疑——直到你们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直到我明白那些你们愿以生命捍卫的东西。自由,如此鲜活而深情。你们在天启中有选择的自由,那些对灾难一无所知的人有生存的自由。天堂没有情感,这使我们麻木。上帝的缺席让人类的存活与否变得无关痛痒,天使变得阴险而机械。我想要改变这一切。
也许我该直接把这些告诉你,而不是等你来发现我和Crowley的合作——合谋。我从没想要分给他那一半。我起初也不想做“上帝”。可是,晚了。每一个岔路口都被我错过了。我本该在圣火里直接和盘托出,但最后的机会从我笨拙言辞和愚蠢的犹豫里溜走了。
你的信任像火,让我倍受煎熬,然而失去它,我失去了黑暗中最后的一点光亮。于是我想,来吧,我还有什么能失去的呢?于是我推倒了Sam的墙,让你们俯首称臣,让世界跪在我脚下。
我一无所有。
我要去把灵魂还回炼狱了。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你。或许不能了。但这也没什么好难过的了吧。
对不起,Dean. 还有Sam.
再见。

- Castiel

【超蝙】Fragments 碎片 V

【预警】:[JL孤身清场]在下一次音爆响起之前,他触碰到他温热的血液。[Lois提及]

那个音节在你唇齿间留连滚过。望向北方,你却只是在心中描摹着他漆黑的轮廓。“我得送你走了。”她说,带着依依的眷恋,又不像上次把你捧在手心里不愿松开。她准备好回归她的战场了,她知道你也一样。死亡为她铸造了别样的坚强,一副无形的铠甲,没有滚滚硝烟,披风在风中麦浪里猎猎作响。世界在光与暗的边缘,你转身把母亲拥入怀抱——你从未忘记,这是你需要守护的美好。每个人都是他人的爱人,没有人该被光明遗忘。

你去了他的玻璃房。隐藏在幽深的森林里,寒潭如墨,远离尘嚣,却又仿佛一直隐忍着想要被阳光普照。他的房子恰如他的城市——表面只需一丝光亮便万物无处遁形,于是一切渴望都被埋藏在地下。
Alfred在修理他的战车,一杯苦茶静置在桌沿,波澜不兴。“他说过你会来的。”管家停下手里的活,拿起旁边的干布擦了擦手,“希望不会太晚。”你看到你的制服在抽屉中的密封袋里,但你只是礼貌地伫立等待,“烦劳您了。不必担心,超人从不迟到。”Alfred看着你的眼睛,点了点头。你忽然觉得手中的织物变得沉重。“没能找到合适的材料,本来新的料子已经在合成中了,但是……希望可以。”你不自觉地捏了捏它,那个人的“没能”和“可以”啊。

你在大气中如鹰隼般飞掠,扑面而来的空气刮擦你的皮肤。你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怀念这种感觉——转瞬间便是世相万千,沧海桑田,这世界你看了满眼。伸出手,伸向更远的远方,你知道你的暗夜与光明都在前路茫茫。

你看到那只虫子贪婪地朝他刺出利爪。别闹了,你勾起嘴角嘲笑:超人从不迟到。“Bruce!”你的声音被风淹没,不过没关系,你下一刻就一把掀了那只虫子,将他揽困在敞篷的蝙蝠车里——就像初见那样。你背后的阴云中泻出一缕微光。
只叹咫尺天涯。

阳光从不迟到。它在清晨从云底弥漫上来,一霎那登顶,即是光芒万丈。人们千百次地赞美它,称它作一切美好的本源,称喜乐为温暖。他们追逐着光,光灭之后痴痴地造光,不顾一切地想要抓紧那份希望。你不在,也要像你在一样。
可世间总有人在追寻黑夜的尾巴:那披着兜帽斗篷的点灯人啊。他提着一盏油灯,点亮清晨熄灭的油火。日日年年,他见过草木枯荣,轮回春秋。心中暮色垂垂,手上力不从心,然始终放不下在黑暗中跋涉的旅人。他知道总有人在路灯破碎的小巷里,望着万家灯火,在黑暗迷茫中跪地抱头。点灯人游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没人见过他兜帽阴影下的面庞,没人知道他是否有家的温床。他们只知道点灯人来了又走,光明来临,使命完成。他们对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同时怀着感激与畏惧。他死了,鲜血滴在谁的手上?
灯光将黑夜蚕食,世界长明。点灯人长出一口气,颤巍巍地走回自己的小木屋。一束阳光从门缝里溜进,照亮厅堂。后来不知是云彩遮蔽了太阳,还是门闩又重合上,无人得见屋中的景象。
没有什么一成不变,也许过几天,人们又在光明里念叨着黑夜的好。他们总在反复,永不满足。阴阳矛盾,辗转轮回。

阳光又一次洒在黑夜上,不知是黎明还是夕阳。

天哪我不知道为什么改不了上一篇了……写什么都保存不了
http://demonmoth.lofter.com/post/1cfa7a40_11a8f3b5
第三部分第一点亨超有问题的部分是我在lofter上正义联盟tag里看到有一位敏锐的朋友注意到亨超养父的照片在复活时沉入了池底,分析认为亨超有问题。我刚才翻了好久也没找到这位朋友是谁……我找不到你发的那条了……抱歉我用了你的想法,如果侵权我就删掉那一段。找到你我就艾特你。

【严重剧透】关于复活超人前后的分析

【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严重剧透】

1.关于蝙蝠侠为什么不用氪石作为后备计划
2.关于蝙蝠侠为什么选择了Lois作为后备计划
3.关于复活的超人
4.关于被遗忘的人类母盒

(带超蝙tag,只是因为两个人都提及了很多。没有强烈的明显的CP向分析,抱歉蹭了热度)

一、氪石问题
1.愧疚感与噩梦般的回忆
    本蝙绝不想看到超人再死一次,这点从超人分开母盒之后那声焦急的Clark可以看出来。难道要让本蝙再一次面对绿莹莹的氪石,再经历那场失去希望的梦魇吗?
2.复活亨超的直接目的
    复活亨超是为了打荒原狼。之前打毁灭日之前,亨超就被氪石严重削弱了(虽然可能是夜晚问题,无法恢复力量),本蝙的严重内疚感说明他很可能认为这种削弱是导致超人战死的重要原因。
3.对亨超的人性的信任
    影片中本蝙开口第一句话就是Clark,而且在他跟Alf的对话里可以知道,本蝙非常信任亨超人性的一面。
4.担心进一步激化矛盾
    万一亨超彻彻底底失忆了呢……就像钢骨的那一炮……超人真的黑化就不好玩了。
5.没有氪石
    这条其实基本不可能。BVS中本蝙从卢瑟那里得到了许多新的资料(数据库之外的,笔记一类的),那他没有理由不回收氪石矛。

二、Lois
    首先,Lois还是代表了亨超人性的一面。她是他在地球上遇到的除了亲情之外最亲切美好的事物,她是这个孤独的星际流浪儿在地球的锚。
    其次,从Lois和Martha见到亨超的表现来看,她们两个(尤其是妈妈)事先是不知道亨超复活这件事的。从本蝙启动备用计划到Alf驱车赶到的时长来看,Lois应该并不在附近。个人认为本蝙不会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告诉她们“嗨我们打不过Boss了所以需要复活Clark来拯救一下世界但是我们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更不知道他会复活成什么样子所以万一出了问题可能需要你来镇一下场子”这种话吧……本蝙了解Alf对他一直以来的种种担心,他不会让Martha承受这种焦虑的。
  最后,从Lois和亨超在玉米地里的话来看,她(甚至Martha妈妈)和本蝙在亨超死后进行了比较深入的交流和了解,从她知道Bruce和蝙蝠侠的双重身份,而且本蝙帮亨超搬家的时候,她和妈妈微笑着回头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这两个片段就能看出来。或许在这个交流与了解的过程中,Lois已经原谅了本蝙之前的错误,本蝙的自责驱动着他去为这对他认为是因他而阴阳两隔的爱人尽可能多地做一些补偿。他认为Lois的爱足以让亨超记起这地球的一切美好,超人可以恨他可以杀了他,但超人必须爱这个世界,必须拯救这个世界。Lois是亨超为这个世界去生去死的重要动力之一。

(我知道我们很多人都是站着超蝙的CP,但是Lois和Clark的这份感情,真的非常美好。)

三、复活的亨超

1.有问题
    首先是上面提到的这位朋友提出的照片,其次,亨超复活之后获得了之前从未出现过的冰冻呼吸技能,最后,是我个人认为比较可疑得一点,他复活之后对自己身份的第一个认知是WW叫他Kal El,让他记住他是氪星最后一个儿子。回想BVS中疑似不义联盟的情节,WW的这两句话极有可能是对类似于不义联盟这种黑化剧情的铺垫。

2.记忆恢复
   在看到Lois之前,亨超的记忆就在逐渐恢复。他复活之后的恢复非常快,一开始降落在公园里站都站不稳,接着转头就可以X射线扫描,随后单抗海W钢三人,还能和神速力中的小闪打斗,这恢复速度也是绝了……而且他一开始打了半天一直不说话,看见本蝙立马就开口了会说话了,而且能够回忆起非常精确的对话细节,说明他记忆恢复也很快。但是由于钢骨的误射,加上他之前对大战太过深刻的印象,仇恨和愤怒暂时占据了他混沌的大脑,导致他对本蝙进行了一系列精神和肉体伤害。而Lois只是让他冷静了下来,从对话中可以了解到,他一个人在玉米地里站了很久,足以把一切都捋清楚。可见真正的治愈者不是Lois,是……可能是太阳吧……

四、母盒
    我真的不知道本蝙是不是忘了车顶上的母盒了……我更相信事情是这样的:
    在我的印象里,氪星飞船离超人纪念公园很近,可本蝙赶到现场的时间还是挺长的,而且气喘吁吁的,我猜他可能是跑过来的?母盒是和亨超一起飞出去的,本蝙一到场就一心关注着亨超,很可能没有注意到母盒到底在哪里,或者脑子里根本就没在想母盒(那剩下四个人肯定就更不在想了)。
    影片并没有很清楚地给一个荒原狼从车顶上拿走母盒的镜头,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它到底是被本蝙临时安置了又被拿走了还是直接就被拿走了。况且……没有亨超的话他们四个也是根本不可能护得住母盒的。可能本蝙对亨超就是有这种孤注一掷的信心吧。
    总之不管怎么说这里还是有点小问题的。

想想看,这是一只经历过二少死亡的蝙蝠,二少和这个亨超多么相似:在蝙蝠侠看来,他们都那么美好,却因为自己的错误而死去,迷茫地醒来。二少以红头罩的身份归来,他恨着蝙蝠侠,却还是在以自己的方式拯救这个世界。也许那时的本蝙看着亨超,就像看着那个少年,他不在乎那个人恨不恨自己,他只希望那个人内心的善良和希望仍在,他只希望超人能再一次,再很多次的力挽狂澜,保护好人类唯一的家园。

Alf送他们去北方战场的那一幕也让我难以忘怀,他心尖上的那个孩子,他孤独的偏执的小少爷,伤痕累累,鬓发斑白。这一去,也许就再回不来。

我爱本蝙。
我爱亨超。
我爱他们所有人。

感觉本蝙的故事还有很长。
Alf在BVS里一直在吐槽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代Wayne,
说明Damian还没出现啊
这暗流涌动鸡飞狗跳的一家子Wayne一定还会有很多故事的
(|||▽||| )

简直就是BvS官方后续…

大超死后的小露,依然在等待着超人降临。

She says, “Yeah, he’s still coming, just a little bit late. He got stuck at the laundromat washing his cape.”
她说:“他会来的,只是稍晚一会儿。他忙着在洗衣店洗他的披风。”
She’s just watching the clouds roll by and they spell her name like Lois Lane.
她仰望云卷云舒,他们嘀咕着她的名字:Lois Lane
And she smiles, oh the way she smiles.
然后她笑了,天哪,她微笑的样子啊!
She’s talking to angels, counting the stars,
Making a wish on a passing car.
她与天使聊天,数着星星,每一辆驶过的车上都有她的希冀。
She’s dancing with strangers, falling apart,
Waiting for Superman to pick her up.
In his arms, In his arms.
她同陌生人舞蹈,身心俱疲,等待着超人用坚实的臂膀接她归去。
Waiting for Superman.
等待超人。
She’s out on the corner trying to catch a glimpse.
她在角落里蹲守着,哪怕一眼也好。
Nothing’s making sense.
这没道理啊。
She’s been chasing an answer,
A sign lost in the abyss, this Metropolis.
她追逐着答案,寻觅着失落在大都会地狱深渊里的线索。
She says...“Yeah, he’s still coming, just a little bit late.He got stuck at the Five and Dime saving the day.”
她说:“他会来的,只是稍晚一会儿。他忙着在杂货小店里拯救世界。”
She says...“If life was a movie, then it wouldn’t end like this,Left without a kiss.”
她说:“如果生活是场电影,它绝不会这样结局,无吻之别。”

【超蝙】Fragments 碎片 IV

这样离开也好。阳光少年不该见到你的白发苍苍,形容枯槁。你永远是他回忆里高大的骑士,身形矫健地穿梭在哥谭夜幕下的水泥森林,所到之处掀起寒流枯叶。你再也不用躲在沉甸甸的铅罩下面,将心埋葬。
你破碎的身躯和灵魂一起被掩葬在阴冷潮湿的地下,与你的父母隔着天地,与你的少年隔着生死。你想着,除了阿尔弗雷德你谁也不欠,可你却来不及对他说一声抱歉。
罗宾鸟在你的眼前啾啾地叫着,你伸出手去,它们迎着光亮扑腾向上,一展翅,便飞进了那温暖的白光。
然后光灭了。
你闭上眼睛。
久违了,平静。

【EC】碎片 Fragments III


Peace is never an option.

这本是你的信条,你从来不该动摇。每一次,你贪恋温暖,就会被平和表象之下猝然探出的魔爪撕碎。天真懵懂的Max被Shaw摧毁了童年幻梦,心怀希冀的Erik被流弹击碎了明日理想,死灰尚燃的Henrik被箭矢扎透了心与伪装。
你什么也不该留恋,你的留恋是毁灭。你该奔波于路,风尘仆仆,马革裹尸,终不回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