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拌玻璃是道好菜。

【GGAD】凤凰灰烬 - 1945的决战和1899的夏天

[1945年决战与1899年夏天的交响]

[Summary:16岁的Gellert为他的Albus准备了一个惊喜,可惜Albus明白得有些晚了。]


“不,Fawkes,明天你不要跟去。”Albus抚摸着凤凰的脊背,“该来的总会来的。”火红的大鸟蹭着他的手心,随他抽手欲去而扑了扑翅膀,不依不饶地扒住他肩头。“还远不到唱挽歌的时候呢,Fawkes,远不到。”他揽过它弯曲贴近的脖颈,亲吻它的前额,“这是我的事情。我和他的事情。谁也不能插手,你也不行。”他挠挠它的爪子,“伸爪也不行。”凤凰甩甩头,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重新落回架子上,背对着Albus,不再纠缠。昏黄的灯光下,一人一鸟陷入沉默。Albus...

不懂就问:

1. 在纽蒙迦德之行之前,伏地魔知道GG曾经拥有过老魔杖吗?

  如果知道的话,他为什么不知道AD战胜了GG拿到了魔杖呢?

  如果他知道AD拥有魔杖的话,他为什么要去找被关押囚禁了几十年的GG询问魔杖的下落呢?

……这没道理啊。难道伏地魔知道并且坚信GGAD的爱情吗???

追问:伏地魔知道老魔杖通过决斗来认主吗?

2. 那本展示了GGAD合照的书,是什么……何时何地什么背景出现的啊qwq(抱歉新粉入坑没看过HP7)

一些困惑:

1. 纽特的那只马形水怪,还有那个照顾小动物们的女孩子,这段故事出现的意义是什么?

2. Grindelwald身边那个忠心耿耿的小姐姐(一刷的我,甚至没有记住她的名字qwq),什么背景啊?

3. 为什么连邓布利多都叫他“格林德沃”?其他人通过报纸等等知道他的名字就罢了,盖勒特向邓布利多自我介绍的时候难道不用母语的念法“葛林戴华德”吗……?或者说,就像我们向外国朋友介绍自己用外文名/英文化的念法一样入乡随俗了?

疯了。
我爱他们。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为锤刀冷圈贡献一张壁纸。

1920 x 1080

点击此处下载PSD文件

可二次传改。

【狄尉】故人难留,君心可见 [全文]

       “太阳出来啦,我们下去吧。”

  狄仁杰点了点头,从善如流,同汪驴一道走下石阶,行向鬼市深处。他曾自恃心无恶鬼不畏天日灼灼,一夕之间,竟心魔陡生,不得见光。他放得下权欲,破得了陈规,独抱一腔真情无法释怀。

  八年焚狱,物是人非。大理寺还是那个大理寺,皇宫还是那个皇宫,不过寺卿换了好几拨,宦海浮沉,泱泱中原改了姓,沧海桑田。他留了大理寺的青莲官徽未交,权作个念想。那亢龙锏沾染了磨洗不去的世尘与鲜血,还了才罢。

  汪驴在一旁当当当地捣药,见狄仁杰又披着头背个手挺个腰板站那儿出神,随手一石子儿丢过去,敲在他...

【狄尉】故人难留,君心可见 III

[紧接上文,烦请移步:上文]

[点击此处阅读全文,或移步在下主页阅读全文]

[相思半解,大梦半醒]

       正到痛裂欲绝处,狄仁杰未察头顶嗖嗖几声,有衣角擦过木梁,来人落地轻巧。月光洒进屋内,门外寺丞发觉门内人影有异,当即破门入屋,大喝:“屋内何人!报上名来!”这一嗓子并未震动背对门口的潜入者,倒是把狄仁杰喊醒了。他匆忙抹了把脸,草草捡起信件往桌上一扔,起身摆出应战的架势。逆光之人精壮矫健,潜藏时久,可见功力不俗。狄仁杰定了定神,暗骂自己大意疏忽。两人间隔不过数寸,对方手起刀落即取得狄仁杰性命,但他站在原地,动也...

【狄尉】故人难留,君心可见 II

[前文烦请移步在下主页,本篇亦可独立食用] 
[通天帝国后续]
[狄尉魔鬼预警:故人难留]

   狄仁杰一路快马加鞭驰至大理寺前门。他今日刚刚向天后请辞,加上浮屠倒塌这一众事宜,她未必有功夫撤他的钦差名头。果不其然,一亮寺徽,值夜的寺丞见他星夜奔驰而来,忙开前门,迎他入寺。
  “狄大人,您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你们裴少卿的屋子清整了吗?”
  “裴大人……走得突然,尚无人进过他房里。”
  “好。引我去。”
  大理寺仍是熟悉的样子,高墙肃立,方正敦重。走过无数次的庭院廊道,踏一步,一步回忆涌上心头。
  “大人,到了。少卿不爱落锁,一推便开。”
  狄仁杰一顿。
  “有事儿就别...

【狄尉】故人难留,君心可见 I

[往昔易复,故人难留]
[通天帝国后续,沙月提及,尉裴师徒私设]
[不是狄尉魔鬼,请放心食用]

  “太阳出来啦,我们下去吧。”
  狄仁杰点了点头,从善如流,同汪驴一道走下石阶,行向鬼市深处。他曾自恃心无恶鬼不畏天日灼灼,一夕之间,竟心魔陡生,不得见光。他放得下权欲,破得了陈规,独抱一腔真情无法释怀。
  八年焚狱,物是人非。大理寺还是那个大理寺,皇宫还是那个皇宫,不过寺卿换了好几拨,宦海浮沉,泱泱中原改了姓,沧海桑田。他留了大理寺的青莲官徽未交,权作个念想。那亢龙锏沾染了磨洗不去的世尘与鲜血,还了才罢。
  汪驴在一旁当当当地捣药,见狄仁杰又披着头背个手挺个腰板站那儿出神,随手一石子儿丢过去,敲在...

看完四大天王,先是被狠狠塞了一把糖,细想又被一把钝刀缓缓割磨入肉。

神都龙王和四大天王里所有的仰天大笑,浪漫情怀,都是通天帝国挫骨扬灰,混沌降临时血淋淋的回忆杀。

感谢徐老怪给我们带来这么可爱的任务,幸而有这两批好演员,鲜活呈现。

私设:尉迟真金与裴东来是师徒关系

(最后,借用一句话:我不入狄尉,谁入狄尉。(:D

1 / 5

© 魔法小飞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