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小飞蛾

糖拌玻璃是道好菜。

【超蝙】Fragments 碎片 V

【预警】:[JL孤身清场]在下一次音爆响起之前,他触碰到他温热的血液。[Lois提及]

那个音节在你唇齿间留连滚过。望向北方,你却只是在心中描摹着他漆黑的轮廓。“我得送你走了。”她说,带着依依的眷恋,又不像上次把你捧在手心里不愿松开。她准备好回归她的战场了,她知道你也一样。死亡为她铸造了别样的坚强,一副无形的铠甲,没有滚滚硝烟,披风在风中麦浪里猎猎作响。世界在光与暗的边缘,你转身把母亲拥入怀抱——你从未忘记,这是你需要守护的美好。每个人都是他人的爱人,没有人该被光明遗忘。

你去了他的玻璃房。隐藏在幽深的森林里,寒潭如墨,远离尘嚣,却又仿佛一直隐忍着想要被阳光普照。他的房子恰如他的城市——表面只需一丝光亮便万物无处遁形,于是一切渴望都被埋藏在地下。
Alfred在修理他的战车,一杯苦茶静置在桌沿,波澜不兴。“他说过你会来的。”管家停下手里的活,拿起旁边的干布擦了擦手,“希望不会太晚。”你看到你的制服在抽屉中的密封袋里,但你只是礼貌地伫立等待,“烦劳您了。不必担心,超人从不迟到。”Alfred看着你的眼睛,点了点头。你忽然觉得手中的织物变得沉重。“没能找到合适的材料,本来新的料子已经在合成中了,但是……希望可以。”你不自觉地捏了捏它,那个人的“没能”和“可以”啊。

你在大气中如鹰隼般飞掠,扑面而来的空气刮擦你的皮肤。你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怀念这种感觉——转瞬间便是世相万千,沧海桑田,这世界你看了满眼。伸出手,伸向更远的远方,你知道你的暗夜与光明都在前路茫茫。

你看到那只虫子贪婪地朝他刺出利爪。别闹了,你勾起嘴角嘲笑:超人从不迟到。“Bruce!”你的声音被风淹没,不过没关系,你下一刻就一把掀了那只虫子,将他揽困在敞篷的蝙蝠车里——就像初见那样。你背后的阴云中泻出一缕微光。
只叹咫尺天涯。

阳光从不迟到。它在清晨从云底弥漫上来,一霎那登顶,即是光芒万丈。人们千百次地赞美它,称它作一切美好的本源,称喜乐为温暖。他们追逐着光,光灭之后痴痴地造光,不顾一切地想要抓紧那份希望。你不在,也要像你在一样。
可世间总有人在追寻黑夜的尾巴:那披着兜帽斗篷的点灯人啊。他提着一盏油灯,点亮清晨熄灭的油火。日日年年,他见过草木枯荣,轮回春秋。心中暮色垂垂,手上力不从心,然始终放不下在黑暗中跋涉的旅人。他知道总有人在路灯破碎的小巷里,望着万家灯火,在黑暗迷茫中跪地抱头。点灯人游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没人见过他兜帽阴影下的面庞,没人知道他是否有家的温床。他们只知道点灯人来了又走,光明来临,使命完成。他们对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同时怀着感激与畏惧。他死了,鲜血滴在谁的手上?
灯光将黑夜蚕食,世界长明。点灯人长出一口气,颤巍巍地走回自己的小木屋。一束阳光从门缝里溜进,照亮厅堂。后来不知是云彩遮蔽了太阳,还是门闩又重合上,无人得见屋中的景象。
没有什么一成不变,也许过几天,人们又在光明里念叨着黑夜的好。他们总在反复,永不满足。阴阳矛盾,辗转轮回。

阳光又一次洒在黑夜上,不知是黎明还是夕阳。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