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小飞蛾

糖拌玻璃是道好菜。

The Book of Answers VI

【You'll be happy you did.】
你将会很开心你这样做了。

Sam蹑手蹑脚地从床上爬下来,旁边的Dean抱着枕头睡得正香。Sam把他滑到腰间的被子往上盖了盖,静悄悄地离开了房间。他探进John的房间瞅了一眼,还在睡,接着拿上包从前门离开了旅馆。
Dean猛地睁开眼睛,麻利地翻身下床套上裤子披上衣服抓起手机尾随Sam而去。小崽子还是嫩了点,潜逃都不知道什么叫悄无声息。
“不是说今天就能寄到吗?X,我东西都收拾好了……不,不是针对您,抱歉,谢谢您,什么时候寄到了麻烦告诉我,这是我的号码。”Sam把额前的碎发拢至身后,单肩背包走出小店。
躲在墙角的Dean三步并作两步蹿进去,掏出一张纸币拍在店主的玻璃柜台上,“刚才那个人要收什么?”
“不知道。”店主试图从Dean手下把纸币抽出来,却被他死死压住。“小哥,一个问题一个价。”
Dean翻了个白眼,松开手,又扒出一张纸币,两根手指夹递给店主,“不管他收到的是什么,都先告诉我。我说明白了吧?别给他,先告诉我。还有,别告诉他我来过。”
店主边点头边收起钱:“好好好,慢走不送。”
“我的号码。”
“嗯嗯嗯,现在的年轻人真麻烦。”

Dean接到店主电话立刻开车赶去,差点把车开进店里。“哪个信封?”
店主从柜台里翻出一个精美的信封递给他。
Dean接过信封,烫金字,火漆封。收信人Sam Winchester,寄信人……什么?他用力揉揉眼睛,难以置信地盯着寄信人出那一长串字母。
Hell,他整个人都懵了。
Stanford University.
Sam要去上大学了?他什么时候申请的斯坦福?他又要和Dad吵得昏天黑地了。Dad绝不会让他去的。学费怎么办?他终于可以远离猎魔这一切了。他要走了。
Sam要走了。
好像有柠檬汁流进了血管里,他抖震了一下。
Sam十八岁了。不是个需要哥哥保护的小孩子了。他在长大,想自己出去闯一片天地。想逃离要么冲他大吼大叫要么不由分说地下达指令的父亲了。
也许他也想逃离无趣的哥哥了。
Sam要走了。
他要失去Sam了。
他挚爱的,唯一的,用几乎全部生命陪伴长大的弟弟,将很快把他遗留在人生的高墙之外。
God.
“我说,你还好吗?”店主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
“嗯……东西还是放在你这儿吧,让他过来拿就好。”Dean走回Impala的路上如同踩在棉花糖上,粘腻柔软,将他裹死在里面,透不过气。
“Dad,放我去上大学吧!”
“大学不是猎人的天地。”
“Dad!”
他抱住脑袋抵在方向盘上,紧闭双眼。四年前他的抗争于妥协历历在目,四年来的自欺欺人让他神经麻痹。但那种痛苦他忘不掉。燕子被剪去翅膀的痛。他不忍阻止Sam追逐自己的梦想。
他是一个放弃者,失败者,他不敢也不能逃离家庭。哪怕这个家庭畸形残破。这是他仅有的一切。Dad,Sam,Impala。他想通了,如果他当年去上了大学,他很可能会永远地失去这个家——谁在猎魔时盯着Dad的背后,谁在Sam被欺负时挺身而出,谁让Dad和Sam停下无休止的争吵?
不知谁使谁完整。
Sam不同。他年轻,聪明,最重要的是,他可以自由地去闯荡,他还有一整个世界去探索。他不应该被束缚。
Dean想,他需要做那个送走Sam的人。为他扛下Dad最可怕的盛怒。目送他走向远方,消失在尽头的地平线。
他将会很开心他这样做了。

“John,我说这大学我上定了。你拦不了我。我买好车票了,今晚,斯坦福。离开这些破旅馆,离开猎魔,离开这鬼生活!”Sam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重的硝烟气味,John怒气冲冲地瞪他。
Dean坐在明亮的角落里处理吸血鬼撕咬的伤口,血味弥漫房间。而他们沉浸在战争中,看不到,闻不到。
今天。Dean想。Sam拥抱美好新世界的日子。他失去半条生命的日子。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渗血,他以为已经扎紧了。他的心也在抽痛,他以为已经准备好了。
“Sam Winchester,你出了这扇门就不要再回来了!”John背过身去。
“Sam.”Dean小声地喊他。
“那我就走!”Sam夺门而出。

后来他在包的夹层里发现了一大厚信封钱。
他想起前几天,半夜,John用Dean的手机突然打来电话,破口大骂他拿走了他多年来全部的积蓄。
“Be happy you did, please. Dean.”
哥哥温暖明亮的笑容浮现在暗淡的灯光里。

信封渐湿。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