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小飞蛾

糖拌玻璃是道好菜。

【狄尉】故人难留,君心可见 II

[前文烦请移步在下主页,本篇亦可独立食用] 
[通天帝国后续]
[狄尉魔鬼预警:故人难留]

   狄仁杰一路快马加鞭驰至大理寺前门。他今日刚刚向天后请辞,加上浮屠倒塌这一众事宜,她未必有功夫撤他的钦差名头。果不其然,一亮寺徽,值夜的寺丞见他星夜奔驰而来,忙开前门,迎他入寺。
  “狄大人,您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你们裴少卿的屋子清整了吗?”
  “裴大人……走得突然,尚无人进过他房里。”
  “好。引我去。”
  大理寺仍是熟悉的样子,高墙肃立,方正敦重。走过无数次的庭院廊道,踏一步,一步回忆涌上心头。
  “大人,到了。少卿不爱落锁,一推便开。”
  狄仁杰一顿。
  “有事儿就别戳那儿磨蹭,本座从不落锁,推门便进。”
  东来,你真是处处似他。
  “我自己进去就好,你在外面候着。”
  “是,大人。”
  屏退寺丞,狄仁杰只身步入裴东来的房间,小心关门。九宫飞星的格局一入眼帘,他心里就凉了三分。从前他这么摆,后来尉迟学去了也这么摆,而今东来竟然与尉迟布置得如出一辙。
  狄仁杰径直走向乾部,一番摆弄,从箱柜暗格里抽出一本薄册,一沓书信。他草草翻了翻册子便放下,不过是些办案小记。东来的字倒是比尉迟规整内敛得多。他拾起一信,定睛外封,浑身一颤。
  笔迹如此,不是尉迟又是何人!
  本以为你远走天涯,你我此生不见,便可两不相欠,各安余生。谁料阴差阳错,我埋的祸根终究牵连到你。我眼看着东来磷火焚身,我恨自己,恨自己只会纵火而灭不得火。灭不得金龟火,灭不得仇怨火,更灭不得权欲火。我单能因循火势,或引或困,待它烧燎自尽。靠我越近,越易被火舌烧灼席卷。
  狄仁杰翻翻信封,将信沓反扣桌上,按着从往至今的顺一一拆看。信纸上话语不多,也不署姓名日期。快马过重山,却只为寥寥数言,平素小事。
  东来:天后不喜雀舌茶
  东来:此信至时,小斧当成,速取
  东来:入寺可贺,言行须慎
  东来:再欠桂花糕,年关休返
  东来:莫问狄事
  东来:此等奇巧之物,鬼市可寻
  东来:薛勇之辈,不必在意
  东来:贼竖子,银两附至
  东来:速归
  九封书信,看得狄仁杰欲笑欲哭,百感交杂。边关的黄沙烈风,只将这真金磨得越发纯粹。他还是私下里喜怒形于色的将军,还是入官场游刃慎微的智臣。烈火细花汇成一身,天下无双。
  尉迟卿,生死之事,我可负你,你莫负我啊。
  待业火焚尽,新柳生烟,我当纵快马,怀佳酿,长歌一曲,携春风入玉门,伴君赏繁花清月。
  不惧往昔不复,唯恐故人难留。
  狄仁杰把书信小册塞回暗格,动作一迟,犹疑片刻,尽数揣入怀中。遮盖好暗格,正欲离去,桌角一条黑纱闯进视野,硬生生拽住了狄仁杰的脚步。
  “来人。”
  “哎,来了。大人,何事?”
  “裴少卿可曾历红白之事?”
  “这……在下也不清楚。不过裴大人前月告了近半月假,说是要回趟家,也没说缘由。本月上旬裴大人才回到寺里,面上不见异样,我们也没多问。”
  “知道了。”狄仁杰一抬手,那寺丞简单行礼便转身闭门出去了。
  狄仁杰心悬得发晕。裴东来屋内收纳整洁,若是证物,必收在一处箱柜里或是摊放在桌中央,绝不会孤零零撇在这半遮半掩之处,像是匆忙藏起。因而,此黑纱无疑是东来之物。若父母亲戚去世,朝廷无由夺情,东来也无由隐瞒。如此推来……
  如此推来……
  狄仁杰眼前一黑,用力撑压桌角才没一头栽倒。
  不会的。推论,推论,无凭空想,当不得真。他用力摇摇头,狠掐了自己一把,从怀中掏出书信薄册,手磕碰桌沿,书信撒了一地,慌忙去捡。抖落一张信纸,飘然落地。
  东来:速归
  速归,速归,速为何归!
  好端端的纸,被狄仁杰一把攥成皱团,不成样子。他眼眶涨得发疼,拼命张嘴却仍喘不上气,喉咙里气声嘶哑。红发黑氅铺了他满心满眼,却不见回首,不见旧颜。
  尉迟,尉迟。你我今生,如此薄缘……
  他倒伏在地,攥拳、蜷缩,仿佛在狼狈地嚎啕,又像被人掐断了声带,挤不出声音。多日的悲苦、挣扎、痛恨,在此刻冲垮了他的高墙大坝,汹涌齐来。他狄仁杰强求了这点正义,难道别的就什么也求不得,留不得了吗!
  哪怕天各一方,生离不见,也留不得了吗!
  留不得了吗!
  他颤抖着闭紧双眼。明暗虚实之间,他见大漠黄沙,闻羌管悠悠,那翩翩单骑的故人啊,慢马徐行。半面回首,半面入梦。

评论(7)

热度(51)